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无废城市建设试点 > 领域•模式
澳大利亚“杯水”治垃圾

  澳大利亚政府出台的各项举措相对于已经产生的数量庞大的垃圾而言还是杯水车薪,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还是要减少垃圾的产生量。

  中国出台“洋垃圾”禁令后,不少此前高度依赖中国处理固体废物的发达国家一时手足无措,其中就包括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但一年仍能产生上千万吨垃圾,这也成为其优越的自然环境所面临的一大挑战,特别是澳大利亚自身垃圾处理能力非常有限,如何应对后禁令时代的垃圾困局,成为摆在澳大利亚政府和业界面前的一道难题。

  “垃圾危机”

  2017年7月,中国发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后,各大澳媒纷纷用“垃圾危机”来形容澳大利亚的处境。

  根据澳大利亚环保咨询机构“蓝色环境”于2018年11月为环境和能源部所做的一份 “全国废品报道(2018)”,2016~2017年度,澳大利亚共产生了6700万吨废物,包括1710万吨砖石废物、1420万吨有机废物、1230万吨灰烬、630万吨有害废物(主要是受污染的土壤)、560万吨纸张和纸板以及550万吨金属废物,相当于人均产生了2.7吨废物。

  这一机构的另一份数据显示,2017~2018年度,澳大利亚共出口了430万吨废物,占全国所有废物的6%,其中,75万吨出口到了中国,占所有出口量的17%。而2016~2017年度,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废物总量是127万吨,占所有出口废物的30%。导致对华废物出口量急剧下降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的“洋垃圾”禁令。

  更让澳大利亚人郁闷的是,在中国之后,印度、马来西亚、泰国等多个亚洲国家也纷纷宣布“洋垃圾”禁令。

  “按照2017~2018年的(废物)出口量,如果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都像中国一样实行禁令,澳大利亚将不得不寻找替代性的国内或出口市场去消化每年大约129万吨的垃圾。”“蓝色环境”的数据报告说。

  导致澳大利亚出口废品受阻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不够精细的垃圾分类管理。

  澳大利亚的垃圾分类比较粗放,简单分为普通垃圾、可回收垃圾和有机垃圾。为了保证民众在不同的州或城市之间的迁徙不影响他们对垃圾分类的理解,全澳大部分垃圾桶都是标准的统一样式——深绿色的桶身配上不同颜色的盖子——红色的用于装普通垃圾,黄色的用于装可回收垃圾,绿色的用于装树叶、草等有机垃圾。也有一些地方政府有自己的垃圾桶样式。

  受禁令影响的就是黄色垃圾桶里的可回收垃圾,玻璃、塑料、金属、纸张等都属于这个范畴。原则上,居民在将可回收废物投进黄色垃圾桶前,应当把所有不可回收的“污染物”清除干净,比如纸板纸盒上的塑料胶条、牛奶桶里的残留、包装盒里的食物残渣,但是由于没有硬性要求,也没有专人监督,很多人并不会照做。而放置在公园等公共场所的垃圾桶,分类情况就更为糟糕。

  因此,澳大利亚可回收废物的污染率并不算低。据媒体报道,生活垃圾中可回收废物的污染率大概是6%~10%,即便有专人在垃圾集运后进行初步分拣和清理,与中国所要求的0.5%的污染率仍有差距。特别是塑料和纸质垃圾,受中国“洋垃圾”禁令的影响最大。

  据“蓝色环境”的数据,禁令出台后,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塑料和纸质(包括废纸和纸板)废物,出口量分别减少了77%和39%。

  多管齐下

  澳大利亚本国消化再生产品的市场有限,严重依赖出口处理废纸、塑料等可再利用废物,随着中国等国家禁令的出台,这些废物的价格暴跌。

  一家网站报道说,混合塑料的平均价格从每吨325澳元(1澳元约合人民币4.82元)下降到75澳元,废纸的平均价格则从每吨124澳元跌为0。这也使得澳大利亚的垃圾处理企业成本骤然上升,一些企业甚至威胁要停止垃圾清运的服务。

  对此,澳大利亚各地方政府纷纷承诺先追加投入,缓解禁令带来的冲击。

  2018年3月,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宣布将一次性投入4700万澳元帮助各市镇政府和企业,用于贴补与垃圾集运有关的一些开支,改善市政部门的招标程序以增加再生产品的生产和使用,开展减少可回收废物污染率的社区教育活动等。这一投入中的950万澳元将被用于鼓励本地政府和企业去开发可利用废物的新用途、改善再生产品的质量并尽力减少可回收废物的产生。

  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也宣布将投入1300万澳元帮助本地政府和企业,维州政府还承诺将组建一个可回收产业特别小组,设计战略计划以帮助相关产业转型。

  在南澳大利亚州,尽管可回收废物的污染率较低,但业界仍呼吁政府投入700万澳元以应对危机。对此,南澳政府称将在相关工作组的评估报告出台后决定是否投入这笔钱,不过在此之前,南澳政府将先投入30万澳元发展垃圾二级处理设施。

  西澳大利亚州政府也建立了一个工作组以寻找应对之策。

  除了增加投入,澳大利亚也开始着手寻求应对垃圾危机的长远解决办法,包括降低可回收废物的污染率以推动出口、增强本土处理消化可回收废物的能力等。

  据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废品管理协会已经在游说政府实行一个1.5亿澳元的行动计划。这一计划将增加垃圾处理设施、改善再生产品的质量、推动政府部门率先使用再生产品。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说,有的地方政府正考虑借鉴其他国家经验,建立设施将垃圾焚烧转化为热能或电能。西澳将在2020年左右建成一个这样的设施,维州也有两座设施在规划之中。不过,也有地方对这样的做法心存疑虑,原本将在悉尼西部修建的一个垃圾焚化能源项目就因被质疑可能影响居民健康、空气和水的质量而最终被否决。

  还有的企业和政府尝试着将废物转化为建筑材料,比如将塑料颗粒和磨砂玻璃转化成的沙子制成沥青用来铺路,悉尼南部一段250米左右长的路段,就试着铺上了这样的塑料沥青。2019年6月,悉尼市政府还选取了本市一段30米长的路段,尝试着用工业废料制成的环保水泥混凝土铺路。

  此外,悉尼市政府近日宣布,将在悉尼开展试点,将居民家中的厨余垃圾转化为绿色能源和肥料。

  这一试点将首先在市辖区内的330栋独立屋和53栋高层公寓楼里开展,涉及4000多户居民。市政府将为每户居民发放一个小型厨余垃圾收集罐和内附的一个可堆肥回收袋。住户将厨余垃圾装入收集罐后,放在路边等待集中回收。

  回收的厨余垃圾将被送往位于悉尼西部卡梅利娅的澳大利亚首家厨余垃圾转化能源处理中心,通过厌氧消化技术,由微生物消化分解可生物降解的有机成分。

  据市政府介绍,这一过程将产生可被转化为绿色电能的沼气和富含营养的污泥。其中,电能将被转售给国家电网,污泥则通过干燥和颗粒化处理变为营养丰富的肥料,出售给农场和花园。这一中心产生的电能大约可满足3600户居民的用电量。

  悉尼市长克洛弗·穆尔表示,这项试点工作是改进垃圾分类回收的重要一步,可以有效减少流向垃圾填埋场的大量食物残渣。尽管垃圾分类技术已有很大进步,但最有效的办法还是由居民在源头上做好分类。

  克洛弗·穆尔表示,如果试点工作有成效,市政府将考虑在整个市辖区提供这项服务。

  “无废”行动

  不过,上述举措相对于已经产生的数量庞大的垃圾而言还是杯水车薪,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还是要减少垃圾的产生量。

  澳大利亚一些知名企业和活动项目已经引入绿色环保概念,鼓励人们减少一次性用品或塑料制品的使用。

  澳洲航空公司在2019年5月推出了全球首个完全“无废”商业航班。该航班减少了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数量,采用可降解材料制成的替代品,包括以甘蔗为原料制成的食品容器和以植物淀粉为原料制成的一次性餐具等。澳航还计划在2020年底前在航班中减少1亿个一次性塑料制品,在2021年底前将航空废物的总量减少75%。

  澳大利亚两大国民超市伍尔沃斯和科尔斯已全面取消一次性塑料购物袋。伍尔沃斯超市为没有携带购物袋的顾客准备了可反复使用的厚塑料购物袋、无纺布制成的购物袋;科尔斯超市则将一次性塑料购物袋换成了更大、更厚、可反复使用的购物袋,购物袋制作材料的80%为可回收原料。

  今年的澳大利亚时装周上,主办方将一次性咖啡杯和一次性瓶装水更换为玻璃瓶装水和易拉罐软饮,场馆内的照明设备也被换成智能灯具。在一年一度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上,主办方也连续几年将可反复使用的咖啡杯放在媒体包中一起发放给记者,鼓励大家放弃一次性咖啡杯。

(作者:郝亚琳)

时间:2019-10-15 来源:新华网